basket筐

养着梦想

往事4

目光审视着身旁的小猴。皮毛因为打架而凌乱不堪,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胸前的毛发被带着血液的唾液浸湿,尾巴上还有着曾经被狠狠碾压过的痕迹。目光上移,看到小家伙的脸的时候,对方不自然地往另一侧偏了偏头。

抓住对方,扭正他的脸。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肿了半边,带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那一侧的嘴角还带着点血,亮晶晶的眼中蓄满了泪水,眼部鲜红一片。也许是哭过,小鼻头也是红彤彤的。

沉默的对视了一会,终是猴王率先做出了反应。他起身去又采了一些草药,像给那一只小猴子做的一样帮他上了药。

小东西倒是很听话的任由他查看全身,涂抹草药。用清水清理后的伤口就袒露在眼前,还好伤的不重,没有伤到骨头只是一些皮外伤;只是那些受伤的地方可是要秃一段时间了。猴王还是最担心他尾巴上的伤,猴王示意小猴将尾巴给他查看一下。

猴子的尾巴可是很重要的,不单是在树丛中跳跃飞驰中用来保持平衡;在紧急时候,有力的尾巴甚至可以当成一种武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算不说用处,那尾巴也是个体精神面貌的体现,自然是要好好养护。也偏偏猴子的敏感带在尾巴上分布密集,血液循环慢,伤在尾巴很难痊愈,所以每个猴子都将尾巴看的很重。

尾巴后半段在抹药的时候不难发现,毛下的皮肤是青紫的一块块。饱受蹂躏的尾巴微肿着,在他的手心中有些发烫。将厚厚的草药抹上去,他甚至能体会到对方尾巴上的血管在微微跳动。十五显然是痛的不轻,敷药的时候呲牙咧嘴,喉咙里面呼噜个没完。

涂完草药后,那猴王去清理了一下手上剩余的,回来时看到那小猴捧着自己的尾巴使劲吹。草药虽然见效快,但敷药的过程却是又痒又疼。十五也是明白,不敢用手摸只能吹吹解解痒缓缓疼。

身上的伤口在那痒劲疼劲过了之后,草药带来的感觉是凉飕飕的,舒服的很。十五便也不再抓着尾巴吹个没完,身上不痛了就很快恢复原来的调皮好动。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微微歪头看着猴王,眼里笑意盈盈。

半边脸都是肿着的,身上大半的皮毛都被草药糊住了,小东西也是心宽,药抹好了之后大概是觉得凉凉的很舒服缓解了疼痛,又或者是累了;放心的把小肚皮翻过来,就大咧咧的躺在那里昏昏欲睡。

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对方发烫的脸颊,又用手帮对方擦脸上的红痕,轻轻摩擦了几下,那红痕竟是分毫未去。猴王便觉得奇怪了,手上加了点力气,试图抹掉那颜色。却奈何那一抹红色就怎么也抹不掉;一直到小家伙也心觉奇怪,不再乖乖让他托着脸,左右轻轻扭动起来。

猴王这才反应过来,那哪是什么红痕,分明是小家伙怒极气急显露出来的妖纹。

凡是妖类皆有妖纹,妖纹的形状,出现的位置几乎没有重样的;就算是孪生兄弟,形状,位置都一样,那妖纹的颜色也必定不同,或深或浅。所以妖纹也可以算是妖类身份的一种象征。在平常大多时间都不会显露出来,只有到了他们情绪激动,心神不定的时候才会显现。但妖是可以凭自己喜好控制妖纹的显隐。

大多数妖类都是在成年之后才会显现出妖纹,稍早一些的也是青年时期。像这小家伙这样早早显露出来的,要么是天赋异禀,要么是要走火入魔。以小家伙现在的修行,不论是寿元,福祉还是道行都不够,不象是要入魔……

心中想着,神色也不自觉变得严肃起来。妖纹在长期保持显露是十分损耗个体灵力的,尤其是这种道行浅尚且不自知。小家伙看着猴王那一双明澈的眸子,明明困顿至极,仍然对猴王意外的表情感到有趣,眼皮已经将欲闭上,却硬是撑着不肯睡。

手覆上小东西的眼,“快睡吧。”,稍稍施法;再将手拿下来时,妖纹已经消失无踪。

小东西长大后必定会成一番气候。倔强,脾性大但又在有些时候隐忍到让人心疼。小家伙在他意料之外的不记仇,即使他被别人打到遍体鳞伤。他爱极了这种性格。

这次之后,十五也学乖了,小猴子们玩的再开心再闹腾他也不去凑合,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来保持自身的安全。但不管怎样,终究还是个孩子啊,爱玩是天性,但现下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其他小猴玩闹,尾巴跟着左摇右晃。

猴王到底还是没有介入小家伙之间的纠纷,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从树上采摘下来的水果数量开始逐日减少,落叶归根,山鼠屯粮;一切都暗示着季节的变化。而猴类天生的衣服早已在做准备,夏秋季节的薄毛一掉,没要几个星期,适合冬季的蓬软长毛就从脖颈处开始,渐渐覆盖到全身,每只猴子的体积都增大了一圈;直到长尾也披上厚厚的保暖的长毛,冬天就要来了。

这天那猴王正在和猴群们一起收集过冬的瓜果,趁着太阳还保持着它的余威时进行翻晒,这样一来便可以储存的久一点;猴子不冬眠,等到雪降下几尺厚,在平地上行走不便时,那些瓜果就是猴群的口粮了。山神前来拜访,说是花果山山脉的最北端无故出现一条裂谷,请猴王抽空前去查看。

那山神与猴王交谈了几句便欲离开。谁知猴群中的这一批小猴子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同类和山中的小动物以外没见过其他的生物。这时见到山神,纷纷好奇围上前去。山神虽然装扮朴素,眉眼温和,但气宇之间还是异于常人。胆子大一些的,就伸出自己的小爪子去拉拉对方。

山神也是好脾气,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那调皮的小猴。其他小猴见状,也不再顾忌,纷纷向这山神上上下下的乱摸一通,他也任由小猴子们往身上爬,将他宽袖广身的长袍扯了去也不恼。反倒是顺手将小家伙们抱着,不知从那里掏出来几个桃儿,递与那些猴儿。这个温和的神对着一群小家伙笑得一脸宠溺。

正在玩闹之间,余光瞥到了孤零零站在一旁不敢靠近的十五。小家伙的一身金红皮毛倒是与众不同的很。记挂着山那边的动态,他将挂在身上的小猴子们放下,与那猴王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开。

走近那蹲在一旁的小东西,见到其他小猴子没有跟上来,小家伙放心大胆的爬上来,蹲在他肩头,像是老朋友一般。

“你好啊,小家伙。”伸手摸上小家伙的皮毛,也拿出个桃儿来递给他。然后将小东西拎起来轻手轻脚的放在他原本蹲着的位置上。又摸了摸他的头,转身离开了。那小猴倒是十分眼熟,也许之前见过也未可知。

 

 

TBC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