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ket筐

养着梦想

往事3

猴子是群居动物,猴群内部等级森严。从猴王到等级稍低勤勤恳恳的卫兵到猴群中的老弱病残以及最为末端的“老么”,阶阶分明,除非有重大的事故,等级是基本确定下来的。纪律于花果山猴群是颇为自豪的,就像一种约定俗成。

老么是个可怜而尴尬的角色。平时不受欢迎不说,还是群猴打趣消遣的对象。在花果山猴群,新来的小猴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老么,营养没跟上个子小,性格孤僻,又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小猴很聪明,象是知道他的身份一样;很快就收敛起一开始的暴躁脾气,学习起这个族群的生活习惯和规律。很快,要是没有人说,谁都看不出来他原本不是这个猴群的一员。

这样的转变让他得以接近小猴的圈子里。虽然可以勉强的玩到一块,但小猴子们大多还是不待见他,且不说性格,单单是他一身与众不同的红毛在游戏中就让他成为了群起攻之的对象。在幼猴们的打打闹闹中,抓挠推挤产生一些小摩擦是难免的,而他总是会被一些有意无意经过身边的小猴子推上一把,或者撞的踉跄。

游戏中明明点到为止的惩罚落到他身上总是会被不怀好意的加重,但是看到其他小猴也会受到同样的惩罚时,他也不好表达什么。愿赌服输嘛,你自己要加入别人的游戏,难不成输了之后还要死皮赖脸的撒泼吗。

但是由于他的一再容忍,一些小猴会坏心眼的把点到即止的惩罚变为一种真正的肉体上的折磨。很简单,只需要在惩罚的时候,加大点力度。一个这样的倒也无所谓,但是一群就有点让新来的吃不消了。

刚开始被打的莫名其妙的十五会反抗,但寡不敌众总是会被欺负的更惨;渐渐地他也就不反抗了,只是在被小猴们你一拳我一掌的击打时尽量护住头脸。

他还是会在阳光适宜的时候趴在石头上懒洋洋的晒上几个时辰的太阳。阳光可以帮助毛发分泌富含维生素E的油脂,使之变得更加有韧性,不易脱落;几乎可以算是天然护发素了。要知道他原先毛发粘成一缕缕的纯属生存所迫,实在是顾不上了,并非本色;小动物可是很爱干净的,要不然得了皮肤病就不好处理了。

被太阳晒得舒服了就翻个身,在晒太阳的时候他也不忘四处观察,但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眼睛眯起,偷偷的瞥向那最高的石凳。比起其他同伴,猴王总是让他更加关注。

那猴王每隔几天都会到整个花果山脉周围巡视一次,默默保护着整个花果山的安全,尽职尽责。当他没有巡视的时候,他大多数时间都会待在他的石凳上,一坐就是半天,要么暗中看着猴子们,要么眼神飘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偶尔他也会从石凳上身轻如燕地往下一跳,参与进小猴子们的游戏中来一起嬉戏打闹;任由小猴子们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爬上爬下。有时候还会假装被打败,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小猴子们对他进行惩罚。小猴子们下手没轻没重,经常被扯到毛扯痛了在那里呲牙咧嘴,但还是没有阻止小猴子们的玩闹。

他没见过猴王生气的样子,在不多的印象当中,猴王总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和小猴子们相处更是笑容宠溺的可以让人淹死在里面。一个总是笑的和小猴一样开怀,一点架子都没有的领袖啊,他不确定猴王对自己的态度,说实在的,他们之间除了那些个大味甜的桃子就没有任何联系了。

阳光愈发让人想要闭上眼睛就这样睡一觉,于是他也就这样做了。合上眼皮,尽情的沐浴在阳光之下。

猴王又发现那个小家伙在偷偷看他。一开始小家伙还会掩饰一下自己直勾勾的目光,而现在则是光明正大的看个够本;猴王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来。

花果山猴群的生活水平算是很高的了,按理说小猴现在是不会饿到的,但他总是会额外给那小家伙一些猴群供奉上来,较为稀奇的食物,小猴经常吃的眉开眼笑,身子骨也慢慢催了起来,但还是比同龄小猴要矮小了一截;那身金红的毛发也愈发的耀眼。

有时候他也喜欢伸手去摸,小猴自从发现他这种举动是没有恶意的时候就一直任由他抚摸自己。有时候被顺毛顺舒服了便会翻个身将自己的小肚皮放心的交给他,歪着头看着他轻柔抚摸的动作,眼里笑意盈盈。

运气好的话,他们还可以在太阳浴的尾声看到晚霞,整个花果山都笼罩在红遍天的夕阳中。被晒了一天的石头还在散发余热,在这种及其适合谈心的氛围中,他有意无意的问起过小猴的来历。小家伙明显的愣了一下,眼中的神色像是在回忆的样子,但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他看得出,小猴子对于自己的过去十分在意,回想不起来让他有些失落。他也就不再问,拍拍小家伙的头,让他不要再想下去了。

花果山汇聚了这一带的风水灵气,再加上一群修道猴妖都长住于此;夏秋时节,天时地利与人和样样齐全,所以果树结果几乎粒粒饱满,小猴们就像雨后春笋似的一日日见长。

小猴们的惩罚从开始的象征性的点到为止,变为实打实的抓挠甚至上牙啃咬。原本他只要露出肚皮示弱就可以摆脱的惩罚,已经变相的成为了一种正处于力气没处使阶段的小猴子们的练拳脚的好消遣。但猴王的格外宠爱无疑加剧了小猴子们之间的矛盾。

这天他又被几只猴摁住打了一顿。也许是种群问题,但那些小猴开始成天猛长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正常的生长速度。原本就比其他猴要矮小一点的他便显得更加弱势。有时候甚至被打的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对方看他不顺眼便向他招呼几拳。

不知怎么的,这天的小猴子们脾气似乎是格外的坏,先是像往常一样拳脚相向。他自然是用双臂护着头部,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减少受伤的面积。发泄过后小猴子们正打算散开,有一只一直对猴王对他的待遇念念不忘的小猴,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受害者,眼睛咕噜噜转了几圈,瞥到了那一条唯一没有在蜷缩身体时被保护起来的弱点————然后一脚踩了上去。

小猴的惨叫可以算是撕心裂肺,原先蜷成一团的身体剧烈颤抖。在对方的大笑中抖抖索索的夺回自己的尾巴,真的是疼啊,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要晕厥过去了。

不论是谁,忍耐总会是有限度的。等那个疼劲儿缓了过来,他已经愤怒到无以复加。视野被生理性泪水阻挡,眼前一片朦胧。努力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那个虐待他尾巴的小猴扑了过去。

没有一点经验的他打架毫无章法,只是拼了这条命不怕死的往前冲。体型较小便也没和对方硬碰硬,狠狠的咬住了对方的肩膀,双手死死扯着对方头上的毛发让对方无法将他反咬,双腿也缠在对方腰间,整一个挂在对方身上。

他的小尖牙在关键时候没有背叛他,很快他就在口中尝到了血液的甜腥味;但他依然没有松口的打算。那个闹事的小猴原本还勉强保持镇定撑着面子,大喊大叫的要把他扔下去。当发现那种口头恐吓没用的时候,便急声像周围的小伙伴们求救。小猴子们本来是七手八脚的一个个扳开他的手指打算把他拉下来,但即使是被扯离了身子,他也依旧不松口,反而咬的更加用力。那小猴肩膀上的皮肉跟着他一起被拉扯,一来二去自然是吃不消,痛的嗷嗷叫。

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小猴子们再一次的对他拳打脚踢,指望他吃痛松口。然而他闭着眼口中呜呜叫着,也不在意雨点般落到身上的拳脚,口中暗暗加了几分力。

终于那个被他咬住的小猴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肩膀上的肉被咬出血窟窿,血流如注,顺着手臂往下滴。闻声靠过来的大猴子看到了便老道的掐住他的两颚迫使他松口,这才将他拉了下来。好家伙,那小猴肩膀上的一大块肉都被咬的几乎要掉落,血液满地都是,小猴也脸色苍白,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那美猴王也赶来仔细检查了小猴的伤势,叫了几只猴子去采了几株不知名的草药,一股脑放进嘴里嚼了嚼,便小心敷在小猴肩膀上,又找来几片宽大叶子简易包扎了一下。血很快就止住了。小猴子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失血过多,就那样沉沉睡去。

猴群中窜出来一只母猴子,似乎是那只小猴的母亲。先是急急忙忙的检查了一遍小猴的伤势,再飞快的来到他的面前,给了他一耳光。爱子心切的母猴显然是下了狠手,他被打到全身哆嗦,几乎是要跌倒在地。那母猴本来还想再多教训一下这个小混蛋时,猴王伸手将她拦住了。

也许是自知理亏,只见那小猴捂着脸,转身便跑到猴群之外,很快就被看热闹的猴群掩盖住了。

猴王注意到那个小小身影的离开,将小猴子抱起来交到母猴怀里,又向母猴交代了几个补血的草药也离开了。

循着小猴离开的行径追过去,兜兜转转绕了几个弯,就在一个石头后面看见小家伙独自坐在那。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十五。”他柔声唤道。

现在小猴已经接受了这个新称呼,虽然他们之间的语言交流少之又少,但他还是更喜欢用小家伙来叫他。真正叫十五的时候,大多都是有比较重要的事。

那小家伙先是将背后和长尾上的毛炸起,然后微微侧过脸对他示意了一下。他便跳上石头,与小东西一起坐着。

今天的事情是小家伙有些过火了。但他看得出来,小家伙是憋了太久才会这样。说实在的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小猴子从一开始就在吸引他的注意;近来小猴的忍耐力倒是让他十分欣赏。这样的事情如果换做他早就一拳头招呼上去了,哪会忍到现在。

 

TBC

 


评论(2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