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ket筐

养着梦想

往事2

私自将太白金星将99召回天庭看桃的时间点拖后【不然哪来的养成,反正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嘛,也就是多个十多年的样子吧

 

在树枝头翻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猴王矫健的身姿不时的出现在后头猴群的视野中。正在奋力荡起更高的猴王眼角余光又捕捉到了那个身影。

莫名其妙就出现的小猴在经历了那场闹剧后似乎是尝到了甜头,成天跟着猴群不放;猴子们去采摘果子,他便远远的跟在后面,像一个小尾巴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当时他看那小家伙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样子,等小家伙睡醒就叫人给他换了一套衣裳,能出现在花果山的妖多少都有点道行,若不穿衣服怎么像话。

自从他划掉生死簿上的名字后,猴群便更加自由自在;新生的小猴不算多也不少,但都很明事理懂规矩,用不着操心。此时要一个碰一下就炸毛的家伙加入简直难上加难,在猴群明确表态我们不想这个小鬼加入我们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亲自带猴子。于是就给了小猴几个又红又大的桃子,将他领出了水帘洞,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小猴的大眼睛望望面前的树林,又望了望他,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敢情你还赖上了不肯走了吗。他不耐烦指了指丛林,“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小猴见他态度坚决,也不再摆出不舍的样子,倒是很干脆的跳上树,荡走了。

看着小小的身影逐渐掩盖在一片绿海中,想着他刚来时的样子,竟然是有些放心不下。罢了罢了,手又不自觉的摸上平日里穿戴的衣裳,来回摩拭着。

然而没过多久便再次看到那远远跟着的小尾巴,一颗悬着的心终也是放下了。随这小家伙喜欢吧,便也由着他去。

小猴子被默许加入了猴群,然而也止步于加入。刚开始,不论猴群做什么他都默默跟在后面;只有在吃食的时候显得稍微积极一点以外,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追一只鸟玩都能打发一个下午。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小猴当然不例外。花果山中的小猴数量不多,但都年龄相仿,彼此相互顺毛捉虫,为一个桃子打打闹闹是经常的事。每当有几只小猴玩闹起来,剩下的便会渐渐加入,最后变成了群魔乱舞的景象。而那个成为罪魁祸首的桃子,早就不知道掉到哪儿了。

当新来的小猴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人勿近随便炸毛的样子时,他几乎就是一个完全透明的存在。

群里的大猴对这个脾性古怪的小猴并没有什么好感,只要没有侵犯到他们的利益,他们甚至连看都不会看这只小猴一眼。然而小猴也比刚来的时候要乖巧很多,最起码可以和猴群相安无事,就像一种共存关系。

而小猴们则把情绪更加外露一点。每当小猴子们又开始群体游戏打打闹闹时,他总是小心翼翼的,一步步的靠近他们;小猴子们也没什么表示。但只要他露出了“我也要玩”的神情或者是自己加入这个小圈子里的时候;不管是不是玩到兴头上,小猴子们总会停下来,呲牙咧嘴的摆出一致向外,严肃对敌的架势将他赶到安全距离之外。然后再各玩各的。

就这样,他独处的时间很多;几乎是整天整天的一个人,有利也有弊。喜欢群居是猴子的天性,纵使小猴不太愿意和猴群交往,但是长期的独处让他十分不安。但也便有了很多观察适应周围环境的缓冲时间。在被大猴们无视和被小猴们排挤的情况同时发生时,他更愿意找上一块平坦的石头,晒上半天的太阳。

被阳光晒暖的石头躺上去很舒服,他不时变换姿势好让全身都可以晒到太阳。顺便偷偷瞄两眼那一开始便和他一起上演了一场闹剧的美猴王。对方在被他又咬又抓之后还依然给了他衣裳,并且他能生活在这里多半是对方没再坚持将他赶走。虽然刚开始给他吃了不少苦头,但仍不失为一个海纳百川,善良睿智的领袖。

此时那猴王也在自己的石座上享受着阳光,一双有神大眼微闭,很是惬意。他一早就注意到时不时向他投过来的视线,摆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继续他的日光浴。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盹儿醒来,抬头一看就看到那个小家伙努力装出一副我只是刚好在看你的傻了吧唧的表情,有些想笑,也不禁想要逗逗这个新来的小东西。随手从面前器皿中拿了一个桃子,对小家伙示意,让他过来拿。

小家伙早就从石板上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他,但显然还在犹豫着。

不,他并不惧怕猴王;说实在的,他从出生以来还没见过什么是可以让他害怕的呢。他只是单纯的敬畏,也不知是敬畏力量还是那英姿飒爽的美猴王。再说,初次见面的经历实在算不上什么愉快,现在的场面已经够尴尬了。他踌躇着,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对方。

桃子粉嫩个大,明显是猴群们特意挑来给他的;虽说这花果山上的桃子无不是精品,但相比起来还是有优劣之分。这和小猴平时和猴群们一起吃的桃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了,他看出来,小家伙有些动摇。“过来啊,莫不是怕了?前几日也没见你这样啊,来来小猴,桃子给你吃。”

小家伙终于放下戒备连跑带跳,直直的朝着他……手中的桃子冲过来。坏心的将桃子象征性的向自己这边收回,结果对方跑得太快一个没刹住,实打实的撞进了他怀里。

卧槽多大仇你要不要这样,不就是个桃子吗?没有锁子甲的抵挡,他柔软的腹部被撞了个正着。忍着隐隐作痛的肚子,他扶起了怀里的小东西。对方显然是撞蒙了,眼泪汪汪,一个劲甩着头。我说你不是也会痛吗,慢一点又不会死,他没好气的看着这个赶投胎的小鬼,对方缓过劲来就抱着桃子啃。

周围玩耍着的小猴们看到了都争着要他抱抱,他正想着要如何对付这些小家伙的时候,还窝在怀里啃桃子的那位就又开始呲牙咧嘴,发出呼呼的声音,尾巴示威一般的在背后小幅度的晃动,一副谁靠近就跟谁急的样子。小猴们见他这般,也不自讨没趣,纷纷散到一边。

看来和大猴们的态度比起来,小猴之间的偏见更让新来的小家伙在意。还是没忍住想要抚摸对方,手伸过去快要碰到的时候,对方背上的毛又一点点炸起来。小家伙很敏感的一边大口啃桃一边继续呲牙威胁。愣了愣,还是缓缓将手抚上了对方的头。摸了几下之后见对方没有太大反应就顺便帮着对方梳理毛发。

金红的绒毛很是讨喜,摸上去手感意外的好,小家伙虽然享受他的抚摸,但脖颈上的毛还是炸炸的,对方还在警惕着他;但又舍不得这种感觉,只好一边炸毛一边顺毛,那股别扭劲儿让他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但又不敢笑出声。免得又把这个自尊心极高的小东西笑跑。

皮毛下原本瘦骨嶙峋的身体在花果山这短时间养的恢复了他这个年纪的小猴应该有的体型。营养跟上了,毛发便发亮,加上那双大眼睛显得整只猴特别精神,有灵气。

看着对方手里的桃被吃的差不多了,又递给了他一个。小家伙倒是不拒绝的大啃特啃,细长的尾巴在身后摆啊摆,心花怒放的样子。

继续替对方梳理毛发,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小猴啊,你可有名字?”对方倒是专心致志吃着,丝毫不在乎。数数猴群里的小猴子有十四个,小家伙按排行来算,应是那十五个;“我便叫你十五可好?”小家伙耸耸肩,甩手扔下桃核,挺着小肚皮,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昏昏欲睡。

那英气俊朗的猴王怀中躺着一只肚皮微鼓的小猴,一并在阳光下打盹。就这样让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吧。

 

 

TBC

 

评论(9)

热度(16)